创业者:VC投资之前都在想什么?

  • A+
所属分类:知识城邦

VC这份工作混杂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首先,赌的成分很大 〈不少人的说法是占70%以上) 。

我们知道,如果一件事100%靠赌,那就没必要修炼技能了,但只要这事干得足够久,结果总会符合概率论; 如果不是100%,人们就会用主观能动性来改变结果,能“增加确定性”的工作将显得十分宝贵。

在财的对立面,我们会发现做得好的 VC都比较理性,并且训欢算数,他们会根据算出来的结果决定在什么价格赌,以及赌多少。

这两条捏在一起融构成了VC的人格-一大家会使出各种办法,把运气以外的东西尽可能说清和区,以此降低运气在“所期待的结果”里的比例,甚至期符去对抗运气。担纲这种职责的工作成果中,最常见的可能就是产品市场分机了。VC单干的事有以下几类。

|一、基本面分析

 

以下几个要点肯定会被考虑到:”市场规模议明鳌个盘子有多大,从而论证该领域的分量。

对VC而言,这笔账通单是创业者在BP里帮有他们算好的。但这里头可能有两个问题,VC会去修正。

首先,在中国这种人口规模之下,大多数领域都能算出一个不氏的数,不管你是卖饭盒还是卖马桶,动辑几十上百亿,看上去比一个上市公司的年度营收大多了。事实上VC更多考虑的是,这么大市场有多少是能落到嘴里的,这融牵扯到对行业的集中、分散程度做判断,从而和弄清这个市场能承载的最大公司会是什么规模。

别小看了这一点,做点研究就会发现好多行业并不像我们熟悉的BAT那样具有八断效应。读商学院时有个案例让我印象深刻: 中国的女性内衣市场,份额最大的机构所鼎比例不超过2%一至少作为一个外行,这一事实跟我当时的直觉不一致。

其次,“市场规模”能被做出来。有些公司为了给自己“营造信心”,会把主营业务的延伸、转型算到市场规模里。在多数情况下这并没有道理,想想2010一2012年移动互联网工具转平台、转社交的结果就知道。

VC计算的市场规模,通单只基于当下的主营业务,没有延伸。 “新的市场规模”,只能在新业务做出了民性数据之后被纳入考虑范围。

对市场规模、分散程度的分析能够决定VC是否要在某个领域伦精力去见公司。

.增长态势每个阶段的评价标准不一样。移动互联网时代,活跃用户数、用尸留存率是常用的东西,因为大家都相信流量意味着价值。但到了今天,流量都不涨了,大家就开始考虑财务指标。

的商业模式所决定,只要不影响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即可。

我们不时会看到一些有情怀的企业家、媒体去宣扬慢公司训给社会的价值,但这对于VC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VC买的就是增量,相比每年增长20%、有5%的可能性会死的公司,VC会选择投资每年增长200%、有50%的可能性会死的公司。

对增长态势的分析能够决定VC是否愿意去赌。

营收、鳃利情况皇么赚钱、能赚多少,论证鳃利能力以及成长性。

之前我写的一篇文章里提过,公司之所以值这个价,就是因为公司赚了钱,或者虽然现在不赚钱,但以后能以更高的效率给补回来。公司的估值(或市值) 与营收、利润之间存在着倍数关系。对于科技类上市公司而言,20一25倍的PE是常见数字。私慕市场上的公司处于长身体的阶段,很可能不留利润,但营收与估值之间仍有明确的倍量关系。如果这是个毛利率在80%以上的行业 〈典型的软件驱动) 、每年营收可以增加一倍,且和营收规模达到了千万量级,那么8一10倍的PS会是上限。

有人认为早期VC不翻财报,但这不是事实,以上数字都要通过财务报表来分析。基于产品KPI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可能也是基于类似的原因,类比公司估值法总是会让我发突) 。

对营收、鳃利的增长分析能够决定VC愿意以什么价格去赌。

创业者:VC投资之前都在想什么?

| 二、 大量地对比分析

 

对VC而言,投钱的基本思想就是在诸多标的中选一个让资金滚动效率最高的,绝对意义上的好坏并不存在。

做出决策之前,VC会列举尽可能多的竞争对于,用各种手段去获取真实效据,并做对比分析。

”产品和财务的硬性指标,用来比较规模。

”增长态势,即以上所有数据的变化情况,推测公司的后劲。

”核心竞争力分析,这一条比较主观,通常会率扯到模式优劣性的问题。对此我的看法是,大多效投资会喜欢自己做过或者投过的模式当然,结果不能是差的) ,至于这种模式在真实的商业环境下竞争力到旗是多少,几乎没有人去衣<c寺O对比分析能够决定VC到底要赌哪一家或者哪几家。我相信充分对比能显著降低VC犯铬误的概率。

遗憾的是,在真实工作场景中因为有时间压力一比如一家公司好多人在抢,V5C做大规模对比的机会并不多。

这反过来对VC的日常提出了更高要求你不能等到临近投资了再去做对比,应该专注于某个细分领域,在平时就积累大量信息,这将成为降低投资错误率的保障。

1三、对新入场的竞争者做分析

这可以算作一种高级思考。事实上大多效投资人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完以上两部分已经很不容易了。新竞争者有可能出现在以下几个领域:”行业细分领域中的某一处。嘻年在电商领域,大家解决的都是货品种类的问题,没人做消费决策类产品,后来有人发现了这个点并予以补足。2011年蘑妆街、美丽说就是这么起来的。作为淘宝的运营者,如果有人能意识到这一点,并以个人的身份去参与消费决策类产品的投资,结果很可能是理想的。

”使用自必式的方法将原需求满足中的一环改写。 如今的人工智能类公司去打家电、车广,大多用的就是这种方法。

”利用绪下的衍生需求做突破口 《如果有的话) 。

 

jingyi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