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卡尼曼书籍代表作】往往是未知的。对于梅菲尔德和少数类似案件来说,这个错误尤其严重。但一般来说,即便嫌疑人和否认指纹鉴定人员的结论,人们也倾向

  • A+
所属分类:精英日记
       

本文选自 丹尼尔·卡尼曼新作《噪声》,扫上面码免费领电子书

往往是未知的。对于梅菲尔德和少数类似案件来说,这个错误尤其严
重。但一般来说,即便嫌疑人和否认指纹鉴定人员的结论,人们也倾向
于认为指纹证据更加可靠。

我们注意到,不知道真实值是普遍现象,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唆
声进行测量。指纹分析中有多少噪声?或者更准确地说,假设指纹鉴
定人员与法官或核保员不一样,指纹鉴定人员不是要给出一个数字,
而是要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那么他们有多大可能性会意见不一”为
什么会这样? 这些问题是伦敦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员伊落尔\"德鲁
尔〈Itiel Dror) 最先着手研究的。他在一个被假定没有噪声问题的
领域,进行了一系列类似于噪声审查的研究。

指纹分析中的情境噪声

对于一位认知科学家或心理学家来说,挑战指纹鉴定人员似乎有
些奇怪 。毕竟,正如你在《犯罪现场调查》 (CS7: Crzme Scene
JprestIegation) 系列节目中所看到的,这些都是需要戴乳胶手套、手
持显微镜进行研究的硬科学。但德鲁尔意识到,指纹验证显然是一个
判断间题。作为认知神经科学家,他断言:哪里有判断,哪里就有号
声。

为了验证这一假设,德鲁尔首先聚焦于情境噪声,即让同一位专
家对同一证据进行两次验证,再观察他的前后两次判断之间的差异 。
上如德鲁尔所说, “如果专家不可靠到自相矛盾的地步,那么他们的
判断和专业性的基础就值得怀疑。”

指纹分析为检查情境噪声提供了一个完美的测试平台,这是因
为,不像医生或法官遇到的案件,成对的指纹不容易被记住。当然,
必须留出适当的时间间隔 ,以确保鉴定人员不会记住指纹。在德鲁尔
的研究中,一些勇敢、思想开放的专家同意,在未来5年中的任何时候,他们都愿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研究。此外,实验必须在专家
的日常工作过程中进行,这样他们就不会意识到有人在验证自己的技
能。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鉴定人员在两次测试中的判断不一致,那就
证明指纹鉴定中确实存在情境噪声。

缺乏独立性,司法科学的证实性偏差

以上述专家同意为基础,德鲁尔对此前的研究做了调整,又进行
了两项研究,这一次,他引入了一个重要的变化。当第二次看到指纹
时,一些检验人员会受到可能使这个案例出现更多偏差的信息的影
响。例如,指纹鉴定人员在第一次验证时发现指纹是匹配的,但这次
却得知 “嫌疑人有不在场证明”或“枪支方面的证据表明他不是嫌疑
人”。另外一些鉴定人员最初认定嫌疑人是无辜的或指纹无法确定
但在第二次验证中,他们被告知“侦探相信嫌疑人有罪”“目击者指
认了他”“他供认了罪行”。德鲁尔称这项实验是对专家“可偏差
性”的测试,因为实验人员所提供的背景信息激活了指纹鉴定人员在
特定方向上的心理偏差《证实性偏差) 。

事实上,鉴定人员很容易产生偏差。当同一批鉴定人员再次鉴定
之前看到的相同指纹时,由于这次有了偏差信息,他们的判断也发生
了改变。在第一项研究中,4/5的专家在面对强有力的背景信息时改变
了他们先前做出的比对相符的决策。在第二项研究中,6位专家重新鉴
定了4对指纹。在先前的24个决策中,偏差信息导致了4个决策的改
变。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大多数决策并没有改变,但对于这类决策
而言,1/6的改变可以算是很大的比例了。这些研究发现也得到了其他
研究人员的证实。

正如我们所料,当决策一开始就很难做出,偏差信息又很强烈
而且对应的改变是从结论确凿的决策变为不确定的决策时,鉴定人员

关于思考快与慢读后感2000字相关推荐:

噪声检测报告书,思考 快与慢 电子书,丹尼尔卡尼曼2002诺贝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