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卡尼曼噪声】鉴定人员接受过训练,因而会将错误的身份识别看成一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避免的致命罪过。值得称道的是,他们遵循了这一原则,

  • A+
所属分类:精英日记
       

本文选自 丹尼尔·卡尼曼新作《噪声》,扫上面码免费领电子书

鉴定人员接受过训练,因而会将错误的身份识别看成一种不惜一
切代价也要避免的致命罪过。值得称道的是,他们遵循了这一原则,
我们只能希望他们对身份识别错误的谨慎态度能使像梅菲尔德案这样
的身份识别错误的热点案件少之又少。

倾听噪声,减少噪声的第一步

我们观察到在司法科学中存在噪声,这不应视为对法医学家的批
评。这仅仅是我们反复观察的结果: 哪里有判断,哪里就有噪声,而
且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像指纹分析这样的任务似乎是十分客观的,以
至于许多人根本不会将其视为判断的一种形式。尽管如此,不一致、
分歧和偶尔出错在该领域也在所难免。无论指纹识别的错误率有多
低,它都不是去,正如PCAST所指出的那样,陪审团应该意识到这一

当然,减少噪声的第一步必须是承认它可能存在。指纹识别领域
的成员并没有自然而然地承认这一点,他们中的许多人最初对德鲁尔
的噪声审查表示非常怀疑。“鉴定人员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受到案件信
息的影响”,这一说法激即了很多专家。指纹学会 Fingerprint
Society) 主席就德鲁尔的研究进行了回复, “如果哪位指纹鉴定人员
在决策过程中受到了影响……那么他就太不成熟了,他应该去迪士尼
工作。”一家大型法医学实验室的负责人指出,接触那些可能使鉴定
人员产生偏差的案件信息 “会令鉴定人员获得满足感, 本
工作,醒不会真正改变他们的判断”。就
查中者强调,“隐藏指纹的鉴定人员通常 会进行核查, 他们知道之前
的鉴定人员的结果,但这些结果并不会影响他们的结论”。这些言论
基本等于否认了证实性偏差的存在。

即使意识到了偏差的风险,鉴定专家也无法避免偏差言点,即他
们倾向于承认他人存在偏差,但认为自己不会。二项对21个国家400名示,71%的人认同“认知偏差是整个司法鉴定科
学中一 个令人担忧的因素”,但只 4有26%的人认为“自己的判断受到了
认知偏差的影响”。换名话说,大约一半的司法专业人士认为,他们
的同事的判断有吧声,但他们自己的判断并不存在噪声。噪声可能是
一个看不见的问题,甚至对那些工作职责就是“发现这种不可见”的
人来说亦是如此。

对信息排序,一个好的决策者应该努力“保持怀疑”

多亏了德鲁尔及其同事的坚持,人们的态度正在慢慢改变,越来
越多的法医实验室已经开始采取新的措施来减少他们分析中的误差。
例如,PCAST在报告中赞扬了FBI实验室重新设计程序以尽量减少证实
性偏差的风险这一举措。

必要的方法论步又是简单明了的。它们阐明了一个适用于许多领
域的决策卫生策略:通过对信息进行排序来限制过早地使用直觉。在
所有判断中,有些信息是相关的,有些则不是,而且信息并非总是越
多越好,在信息有可能诱导鉴定人员过早地根据直觉下判断并导致判
断产生偏差时尤其如此。

本着这一精神,为确保鉴定人员判断的独立性,司法实验室采用
的新程序只有在鉴定人员需要时,才会向他们提供所需的信息。换言
之,实验室会逐步透露信息,尽可能地让他们“和蒙在鼓里”。因此,
德鲁尔及其同事设计的方法被称为“线性序列揭露” (1inear

sequential unmasking) 。

德鲁尔的另一项建议也说明了相同的决策卫生策略, 鉴定人员应
记录他们在每一步做出的判断。他们应该在查看样本指纹之前记录对
隐藏指纹的分析,再判断二者是否匹配。这一系列步骤能帮助专家避
兔只看到他们正在寻找的东西。他们应该在接触和到有可能使自己产生

关于思考快与慢看不下去了相关推荐:

丹尼尔卡尼曼简介,深度思考这本书怎么样,心理学家卡尼曼的著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