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噪声的书籍】所有这些证据与我们在第7章中讨论的有关情境噪声的研究结果一致,尽管情境噪声的存在让人惊讶甚至不安,但没有迹象表明个体内

  • A+
所属分类:精英日记
       

本文选自 丹尼尔·卡尼曼新作《噪声》,扫上面码免费领电子书

所有这些证据与我们在第7章中讨论的有关情境噪声的研究结果一
致,尽管情境噪声的存在让人惊讶甚至不安,但没有迹象表明个体内
部的变异大于个体间的变异。系统吧声中最主要的成分恰恰是最开始
被我们忽略的成分一 稳定的模式噪声,即法官们对特定案例做出的
判决中的变异性。

考虑到相关研究较为芒乏,我们的结论只是暂时性的,但它们反
映了我们对噪声的态度以及应对方式的改变。从原则上说,水平品声
一一法官之间简单、全面的个体差异,应该是一个相对容易测量和解
决的问题。如果有异常“严格”的评分者,或异常“订慎”的儿童监
护权法官,抑或十分厌恶承担风险的贷款人,雇用他们的机构可以试
图使他们的判断维持在平均水平。例如,大学会要求教授们在评分时
遵守事先确定好的成绩分布。

很可惜,我们发现,专注水平噪声会遗漏掉很大一部分个体差
异。大多数噪声都不是水平差异的产物,而是交互的产物,如不同的
法官如何对待特定的被告,不同的老师如何对待特定的学生,不同的
社会工作者如何对待特定的家庭,不同的领导如何对待特定的公司愿
景……噪声主要是我们的独特性或“判断人格 ”的副产品。降低水平
噪声依旧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但仅达到此目标仍然未能解决大部分
的系统噪声问题。

对误差的解释

与噪声有关的很多问题都值得关注,但公众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问
题,有关判断与误差的讨论也几乎很少涉及噪声。尽管有证据表明品
声是存在的,并且产生吧声的机制很多,但人们很少将噪声作为影响
判断的主要因素。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我们从不用噪声来解释粳
村的判断结果,而是将其归咎于偏差呢? 既然噪声无处不在,为什么
人们很少将其作为判断误差的来源呢?这个难题的关键在于, 尽管误差的平均值〈偏差) 和变异性〈吧
声) 在误差方程中起着同等作用,我们却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来看待
它们的。我们对周遭世界进行合理化的常规方式让我们几乎无法识别
噪声的作用。

在本书前面的章节中我们已经指出,人们在事前很难对事件进行
预测,但对其进行事后解释却很容易。常态谷中的事件通常不足为
奇,也容易解释。

判断也是如此。像其他事情一样,大多数判断和决策也发生在常
态谷中,它们通常不会令人惊讶 。如果对某件事的判断已经产生了令
人满意的结果,那么该判断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而很少遭到质
疑。当任意球的射手射门得分时,当心脏病手术成功时,当创业成功
时,我们会认为决策者一定是根据正确的原因做出的选择。毕竟,这
些原因已经被其结果证明是正确的。就像其他不足为奇的故事一样,
一个成功的故事,一旦结果已知,就能自圆其说了。

然而,我们还是觉得需要对异常的结果进行解释,包括那些糟糕
的结果,有时也包括好到出奇的结果,比如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商业
冒险最终却获得了成功。用误差或特殊才能来解释这些结果是很普遍
的做法,因为对于过去的重大冒 险行为,一旦结果已知,人们就很容
易将其解释为因为天才或思春。心理学中著名的基本归因偏差说的就
是这种倾向,人们通常会将责任或功劳归因于行动者。事实上,将这
些结果解释为运气或客观环境所致或许更合适。另一个心理偏差,即
后见之明偏差,则扭曲了人们的判断,从而导致那些无法预料的结果
从事后看来是很容易预见到的。

对判断误差做出解释并非难事。为判断找原因比为结果找原因要
容易得多。我们总是倾向于用动机来解释人们的判断。如果用动机不
足以做出解释,我们还可以将误差归结为他们的无能。近几十年来,
出现了另一种对精糕的判断进行解释的常见心理机制:心理偏差。

关于思考快与慢电子相关推荐:

卡尼曼噪声,丹尼尔卡尼曼峰终定律,卡尼曼的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