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声 书】以及对科研项目进行评估以决定是否给予资助的委员会做出的判断也都是评估性判断。

  • A+
所属分类:精英日记
       

本文选自 丹尼尔·卡尼曼新作《噪声》,扫上面码免费领电子书

以及对科研项目进行评估以决定是否给予资助的委员会做出的判断也
都是评估性判断 。

在多选项决策中对不同选项进行权衡也是一种评估性判断。类似
的例子包括: 经理们在一系列候选人中进行选择,管理团队在不同策
略之间进行选择,以及总统们选择如何应对非洲的埃博拉疫情。可以
确定的是,所有这些决策有赖于预测性判断来提供信息。例如,某位
候选人第一年的表现如何; 股票市场对某项战略举措的反响如何; 如
果放任不管,传染病会以多快的速度传播。然而,最终的决策过程需
要在每个选项的优势和劣势之间进行权衡,而这种权衡是通过评估性
划断实现的。

就像预测性判断,评估性判断也会出现一定范围内的不一致性。
没有一位称职的美国联邦法官会说, “这是我最喜欢的判决,我根本
不在乎我的同事是否有其他看法。”从一系列策略中做出选择的决策
者会有这样的预期,如果同事或其他人获得了相同的信息且具有相同
目标,他们就会灶同自己的选择,至少不会偏离太远。评估性判断在
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判断者的价值观和偏好,而不仅仅是个人品位或意
见的问题

可见,预测性判断和评估性判断的边界比较模糊,做出判断的人
往往没有意识到二者间的差异。做出判决的法官和给论文评分的教授
会努力思考,并力图找到“正确”答案。他们对自己的判断和做出判
断的理由很有信心,在做出预测性判断〈如: 这款新产品销量如何)
和评估性判断〈如: 我的助手今年表现如何) 时,专家们感受相同、
行为相同,当然也会以相同的方式胃述自己做出判断的理由。

“任意残酷行为”,噪声的最大问题在预测性判断中存在噪声,则意味着哪里出错了。举个例子,如
果两名医生在诊断上有分歧,或两名预测员对下一季度的销售额持不
同意见,那么他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是错的。原因可能是其中一个人
缺乏技能,也可能是存在其他噪声。不管是什么原因,错误的判断可
能会给依赖诊断与预测行事的人带来严重的后果。

在评估性判断中存在噪声也会有问题,但原因不同。在司法系统
中,如果法官是可以互换或随机分配的,关于同一案件的巨大分歧会
违背人们对司法公正性和一致性的期望。如果对同一被告的判决差异
很大,那么我们就是在做弗兰克尔法官所误责的那种残酷专横之事。
甚至那些信奉刑罚个别化的法官以及对抢劫犯的判决存有异议的法官
也会认可: 如果不同判决之间的差异太大,大到就像抽签一样,那就
是有问题的。这一问题在其他场景中也存在,只是戏剧性没那么强
不同的教授对同一篇论文给出的评分差异巨大;不同的机构对同一家
餐馆给出了不同的食品安全评分;不同的评委对同一位滑冰选手打出
不同的分数。再比如,某人因患有抑郁症而获得了残障 人士享有的社
会保障,而另一个状况相同的人则什么都没有得到。

即使不公平不是一个特别需要关注的问题,系统噪声也会带来另
一个问题。受评估性判断影响的人期待这些判断反映的是系统的价值
观,而不是个别法官的价值观。设想一下,一个客户抱怨笔记本电脑
有缺陷,并得到了全额退款,而另一个客户仅仅收到道交;一位在公
司工作了5年的员工要求升职并获批准,而另一位绩效相同的员工则被
婉拒……这些都是很严重的问题。这样看来,系统噪声就是不一致,
而不一致会损害系统的可信度。

噪声是可以测量的

只需对同一问题进行多次判断,我们就可以测量噪声,而且我们
并不需要知道这一问题的真实值。正如引言中提到的射击的故事,当

关于噪声 书评相关推荐:

卡尼曼思维快与慢,卡尼曼前景理论及其启发策略,噪声控制的书

jingyi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