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声书籍】者开展了一项关于音乐下载的大型研究。实验人员创建了一个由几和干人组成的控制组〈某流行音乐网站的访客)。控制组成员可以试听并

  • A+
所属分类:精英日记
       

本文选自 丹尼尔·卡尼曼新作《噪声》,扫上面码免费领电子书

者开展了一项关于音乐下载的大型研究。实验人员创建了一个由几和干
人组成的控制组〈某流行音乐网站的访客) 。控制组成员可以试听并
下载72首新歌中的1首或多首。这些歌曲的名字都很生动, 《深陷橘子
皮》《哺》《眼重》 《棒球术士v1》《粉红侵略》等。还有一些歌曲
名字跟我们的问题看起来好像十分相关: 《最好的错误》《我是个错
误》《信念高于答案》《生活的神秘》《祝我好运》《走出困境》
等。

在控制组中,被试未被告知其他人说了什么以及做了什么等额外
的信息,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独立判断自己喜欢哪一首歌或希望下
载哪一首歌。但萨尔加尼克及其同事还创建了其他8个组,对应8种群
体情境,并将成二上万的被试随机分配到这些情境中。这8组被试获知
的所有其他信息都是相同的,但有一处不同: 人们可以看到同组中的
其他人先前下载过哪些歌曲。例如,如果《最好的错误》是该组中深
受喜爱的歌曲,那么所有成员都可以看到, 同样,如果一首歌完全没
有人下载,他们也可以看到。

因为不同的群体在任何重要的维度上均无差别,这项研究看起来
就像是重复了8次。你可能会推测,好听歌曲的排名会上升,而不好听
歌曲的排名则会下降,如果是这样,这些不同群体中的歌曲排名应该
相同,或至少相似,即不同群体之间没有噪声。事实上,这也是萨尔
加尼克及其同事试图去探讨的问题,他们考察的是一种特定的噪声
源:社会影响。

该研究的核心发现是: 不同群体中的歌曲排名差异巨大,也就是
说,在不同群体之间存在大量噪声。在某个群体中,《最好的错误》
可能非常成功,而《我是个错误》则非常失败,在另一个群体中
《我是个错误》极其成功,但《最好的错误》的表现则一塌糊涂。如
果一首歌一开始就备受欢迎,它随后也一定会表现得更好,而如果它
一开始没有获得这种优势,那么结果就难说了。可以肯定的是,最差的歌曲〈在控制组中表现最差) 排名不可能
靠前,最好的歌也不太可能垫底,而对于其他歌曲而言,任何事情都
有可能发生。正如作者所强调的那样, “相比于独立判断,人们在有
社会影响的条件下,更难预测哪些歌曲会成功。”简而言之,社会影
响在不同群体之间产生了明显的噪声。如果你仔细思考,你就会知
道,单个群体内部也会存在噪声,因为他们很容易就喜欢一首歌或不
喜欢一首歌,这取决于这首歌一开始是否受欢迎。

正如萨尔加尼克及其同事随后所展示的,群体的结果很容易被操
纵,因为流行程度会自我强化。在后续实验中,他们动了点小心思,
对控制组中的歌曲排名进行了反转。换名话说,他们谎报了这些歌曲
的受欢迎程度,人们看到的最好的音乐其实是最差的音乐,反之亦
然。研究人员随后观察了访客们的反应,结果是,最不受欢迎的歌曲
深受喜爱,而原来最受欢迎的歌曲则表现非常差。即使研究人员误导
了人们哪些歌曲是受欢迎的,但在人数非常大的群体中,受欢迎和不
受欢迎程度受排名的影响是相同的。唯一的例外是,随着时间的推
移,控制组中最好听 的歌曲会逐渐变得更流行,这意味着反向排名也
没有让它垫底。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歌曲而言,反向排名决定了它们
的最终排名。

我们很容易看出这项研究与一般性的群体判断的关系。假设有一
个包含10名成员的小群体,他们要决定是否采用某项大胆的新举措 。
如果一两个支持者先发言,他们很容易使整个团队转向他们偏好的方
向。如果最先发言的是持怀疑态度的人,情况也是如此,至少当人们
虹够互相影响时是如此。事实上,和群体中的成员常常会互相影响,因
此,仅仅是因为先发言的人不同,或者一开始下载某首歌的人更多
类似的群体会做出非常不同的判断。《最好的错误》和《我是个错
误》的流行现象在各种专业判断中也存在。如果群体没有收到类似歌
曲排名的信息,比如对某一大胆举措的热烈支持,该举措可能仅由于
其支持者未发言而无法推进下去。

关于噪声 卡尼曼相关推荐:

卡尼曼幸福观,噪声 丹尼尔卡尼曼pdf,思考快与慢这本书怎么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